一個您不認識的我,我的秘密,我的自白

沒錯的,我是一名憂鬱症患者,同時也是一名思覺失調症。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精障者。但同時,我也是一名「同志」

這多重身分並沒有擊敗我,即便出現了恐同、反同的親朋好友,乃至於家人的不諒解及不接受,這些並沒有擊敗我。哲學家尼采說:「殺不死我的,使我堅強。」

我從重度憂鬱症走過來了,就算患有思覺失調症,就算依然胡亂吞藥和自傷,但情況已漸漸改善了幾個多月,因為我開始學會「相信自己」「愛自己」。我學會如何在我憂鬱的時候,面對它,而不是選擇逃避它,我堅定的告訴我自己,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這些都是親朋好友沒辦法理解,我有,而且正在「努力」,他/她們只注重結果,而不注重其過程,我相信我的未來至少可能不會陷入絕大的痛苦、憂鬱之中,因為我相信自己,只要能讓自己處在一個適當的、不妨礙他人、不傷害自己的情況下,我可以勇敢「做我自己」,並且大膽的「愛我自己」

出櫃已經是好幾年前了,這件事情,的確讓我又陷入了憂鬱,我開始憂鬱我的人生,我的家人如何對我的性向蒙羞,以及我的未來是否會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沒錯的,我只愛我的同性。這件事情也造成了我很大的憂鬱原因,就在於家人的不接受,以及社會大眾的恐同和反同的力量,要在這夾縫中求生存,很困難,更遑論說做自己了。

誠如我說,我現在知道如何愛自己,相信自己,我知道在我憂鬱的時候不能傷害自己,所以出櫃對現階段的我來說,我很慶幸,我出櫃了,即便當中憂鬱纏住了我好幾個月,但我不也走了過來? 我只想告訴大家,我沒有鼓勵所有同志出櫃,我只是想說,能夠勇敢「活出自己」、「做自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管今天您的立場是反同還是支持同志,都無法改變我對未來夢想的追求和自我信心,「我今天做了我應該做的我自己我驕傲,而您今天活出了自我了沒?」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