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人,每個人生存都有其價值

我考入我的第一志願和第一志願科系,也以榜首之姿進入歷史學系,因為我升大三那年暑假,我得了重度憂鬱症。

我在大三那一上學期過得很掙扎,曾經連續一個月沒去學校,被同學訕笑我不知道開學日期。大三那年我在憂鬱、課堂和醫院反覆的走著,所以在憂鬱的襲擊,以及抗憂鬱藥劑的副作用下,我變得坐立不安、難以專心,本來興趣的科系,變得不感興趣,不想遇見任何人,只想躲在家裡房間一人默默哭泣,沒有人陪伴我傾聽我,只有不斷的密集回診和天天吃藥日子下度過,同時又得兼顧學業,所以大三那年,我引以為傲的拿手科系,就在憂鬱中我的學業被21了。

導師建議我休學,所以我選擇了休學調養,但我並不知道這一身體調養,就是十年了,過了休學期限,我默默地被迫離開學校,至今只有高中文憑。

在求職路上的僅有高中文憑裡,總是落後人一大截,總是那麼不起眼,被面試官問起為何離開學校,總是讓我支支吾吾說不下去真正的理由,高中文憑也曾被歧視過,我沒有重考的原因太多了,第一,現階段我的健康不適合重考,第二,我離高中畢業太久了,第三,很多科目讓我準備的難以下嚥,第四,我的年紀也不小了,後來我兼職工作有收入,選擇念空中大學,只為了賭氣拿到大學文憑,讓我在文憑上能夠有「大學」這個漂亮的學歷。

無奈,在面試中,依然被歧視,面試官高傲的對我說:「你讀的大學,只要繳錢誰麼人都可以讀,學歷CP值太低了!」

因為憂鬱狀況時常不穩,我離開了工作,頓時沒有收入的我,也選擇離開了繼續念空中大學,我這才意識到,其實選擇他人所要的,不一定會成功,就算「保守」的選擇社會普遍的「標準」,也不一定會成功。

沒有一技之長的我,在健康和工作平衡點上,只能靠著打零工和家人救濟度過,健康時常亮起紅燈,工作也常常不是那麼順遂。我的人生似乎沒有了方向,只有他人/面試官不斷嘲笑、歧視的言語,讓我很不是滋味。

我以為我什麼都沒有,所幸,我喜歡看書,我喜歡分享文字,分享我的故事,我喜歡畫畫,我開始漸漸回頭,去看看那一個受傷的自己,開始往內搜尋,自己有價值的時刻。我漸漸意識到,看似沒有一技之長,都是自己所「想像」的,真正發掘內在的自我,才能發現自我的「價值」,原來,我也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即便我離開大學,我依然讀課外書,寫心得整理重點,增加我的知識,分享我的故事。我的人生,在憂鬱中,在他人不認同下,活著很掙扎,但,這不嘗也是一種人生挑戰。事實證明了,就算我選擇一般社會大眾普遍的標準,依然不會成功,那麼我該思考的是,「為何」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工作,能餬口就好,寫文章,讀課外書,才是我喜歡的事情,恐懼阻止不了我,「信心」能帶領我穿越無數黑暗,「熱情」使我人生活得更精采。

所以我選擇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工作就別想太多,可遇不可求,一切自然發展,天公疼憨人,總會有我的世界出現。

能讓憂鬱中的自己「快樂」,現階段,才是我的人生重要的「使命」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