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傷歷程

許多青少年的自傷,都是來自於同擠間學習或者觀看而效仿的,在這個資訊發達的現代,自傷似乎已變成普遍不得不碰觸到的議題。

我的自傷歷程,來自我的憂鬱,而最根本原因的自傷念頭,則來自家庭手足的仿效,我的姊姊國中時,正逢青春期叛亂,無不有和父母爭執的情況再再發生,初期她拿刀子割桌墊,割下滿滿對於父母憤怒的字眼,後期她開始轉向身體上的發洩,她從沒有在我眼前自傷過,但她曾秀出她的傷口告訴我,這是她”做”的。我的姐姐是一個抗壓性極強,對我來說是非常理性的一位模範生。所以她的自傷僅僅只是發洩,僅僅只有一條淡淡的刮痕破皮,沒有出血,沒有留下任何傷口。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自傷的人。

我從沒有想過總會有一天,我會成為”自傷者”,一切都源自於我開始生病───重度憂鬱症。

我離家不歸,我開始和朋友爭吵,這時候我的憤怒無可發洩,我沒有知心朋友,我有不可以說的秘密,我無從管道可以抒發現階段,我感到憤怒、絕望、無助和壓力的情感漩渦中,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想引起他人注意,而得到關愛,不管是家人、手足、好友還是伴侶,我一個人離家在外歸宿,絕望和憂鬱壓著我喘不過氣來,我渴望得到關愛渴望得到一絲絲的同情,我並且渴望能夠遠離這種感覺,壓迫感。

頓時,我想起了姐姐在我國小時所做的一切,我想起姐姐在憤怒無望時,她在做什麼以及她想做什麼,我都想起來了。我走到桌前,拿起美工刀,「它能幫助我紓解痛苦」這是不斷在我腦中迴盪的一個想法,我想要的是解決當下的痛苦情緒,一種心絞痛的苦,無法發洩出來,我用刀子一刀一刀的開始割我的手背,直到血慢慢滲透出來。我發現這是一個很病態的想法,它能使我快樂,讓我得到他人關心,並且解決當下痛苦。

就這樣,2009年,我開始了自傷的道路,一步走的比一步還要容易還要狠,手背的割傷並不能滿足我的現況───紓解痛苦,我開始轉向手腕,一次又一次的,傷口未癒何時,又再度地向它下手。自傷對我來說,慢慢地變成一個很自由、自在、容易和我現行可做的事情,我開始亂割,越割越深,越割越猛,彷彿發狂似的猛獸,無人可擋,從滲透的血,開始轉而一滴一滴地從手腕下流下來。

問我自傷時我的想法是什麼?沒有,我的腦筋是空白的,我只是看著血流下來,並且感受到紓解憂鬱、痛苦的快樂感。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各位,在自傷的我,不是參與者,而是「旁觀者」。

很多人問我會不會痛,我相信很多憂鬱人的答案一定都一樣,再怎麼痛,會比心還痛嗎?至今2019年,只要遇到難過、痛苦或者陷入憂鬱,自傷彷彿變成我的護神符,它可以讓我解決當下的所有情緒風暴,我相信只有曾有過自傷的人曾懂這個心情。

但您相信自傷能夠徹底解決嗎?毫不猶豫的回答您,可以。端看您怎麼看待自傷這個魔鬼,如我怎麼對待憂鬱這個病魔一樣,我們纏鬥了十年了,依然分不出勝負。

自傷要多久時間可以解決?我可以告訴您,只要您想要去正視這個問題,隨時都可以解決。而我,屬於心思敏感,沒有知心朋友,家庭不溫暖,沒有抒發管道,我只能靠自傷來解決我的憂鬱、痛苦或遭遇的每一件情緒事件。這是第一點,我沒有正視這個問題,就是我沒有正視我的情緒問題,何謂正視問題?就是愛你/妳自己,比任何人還要愛你/妳自己,那怕是需要時間,隨時隨地都可以解決,正如我和憂鬱纏鬥十年,我也和自傷纏鬥了十年。

很多人笑我自傷如同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或許在普通人眼中認為這兩者不能解決問題,但在憂鬱人的心理,可不是這麼想,當一個人憂鬱的時候,隨時都會做出瘋狂行為。而該怎麼避免?在這裡嚴正呼籲,除了靠自己,親朋好友、專業醫師、心理師,都是一個很好的管道。如同我的心理師曾對我說的一句話:「妳可以選擇不要以傷害自己為前提的模式下,去讓自己受到同等自傷痛苦的程度。」,簡言之,妳可以選擇不要流血,但也可以同時抒發自己的憂鬱和痛苦,換言之,妳可以選擇不自殺,但同時可以解決妳當下的痛苦。

現今很多生命線管道,專業醫療團隊,專業心理師正等著您,如同上述我說,自傷問題可以解決嗎?可以,去正視這個問題,愛回自己,尋求專業,相信您的未來依然是一片希望。祝福各位憂鬱人。

2019/05/09小晴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各縣市生命線服務電話

http://www.life1995.org.tw/content.asp?id=6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