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一.命運-1.生物學的論據】

簡單說
以女人是子宮,是生育來說,亞里斯多德的”女性被動說“,著名哲學家黑格爾的主動與被動的”兩性差別說“都是說明女性被動的一套理論。
黑格爾說「根據這一差別,男人是主動的本原,女人由於處於不發達的統一體中,所以是被動的本原。」


雖然如此,事實上已經證明了女人也是主動一體,可是當時有些學者並無法接受;進而以卵子完全定義女人,以精子去定義男人,間接闡述女性為被動主原。為此,西蒙在書中說道,個體基因性別仍可深受她發育環境的影響,例如:蜂后、蟻后為充分發育者,而發育不完全演為工蜂、工蟻…..以卵子、精子去定義男女性別是無具意義的

西蒙點名了雌性並非缺乏個體,也不該把女人看成巨大的卵子,偶爾只要擺脫母性奴役也可與雄性平起平坐。但觀看女性奴役來說,女人無法像動物一樣,有規律的愛情受孕期,受季節、自然的發情期,因為社會是唯一仲裁者,人們只需把女性定位為”母親”角色
所以西蒙認為雌性本身並不認為這個體屬於自己,是為了特種利益放棄了它,並歸於物種要求。相反的,雄性卻保持了自身個體,它們有多餘且動人的光輝,不像女人必須折騰於分娩、懷孕,雄性擁有過剩的生命力,並指向交配及性交時的擁有支配權

在超越生命維護雄性個體時,他就是他的身體,正如黑格爾所說的「事實上是雌性包含物種因素,雄性則包含主觀性」,這意味著雌性至終致力於物種、奴役。我們再來看看亞里斯多德的話,「女性之所以是女性,是因為他缺少某種特質,我們應當看到女性的本性先天就有缺陷,因而在折磨著她」
對此套一句書中西蒙的一段話:男性本原為維持而創造,女性本原為創造而維持。但他們似乎都忘記了女人和男人是同一致──擁有主權意識


西蒙認為在高度個體物種中,雄性對自主性的要求往往得到滿足,並過的較獨立生活、具有自發性的活動且支配力強,是為哺乳動物社會中永遠的長官。本為型態越高級,兩性差別應成反比,事實卻不然雄性找到更多方法控制力量,雌性卻感受自己正在奴役化,正為西蒙所說:它本身利益同生殖力的衝突在加深


或許生育對現代女人來說,以不像早期少女時期就產下後代也好,還是被當成子宮也罷。
生育、月經還是分娩、懷孕等潛藏的風險和疾病都大大帶給女人負擔,但女人卻不想成為有負擔的人,對於這種負擔,西蒙為此解釋「這個生命每個月在她身體做一次搖籃,然後又把它毀掉(意指成熟卵子未受精,即為女性月經),女人是她自己的身體,但她的身體又是個和她自己有區別的某物」。根據女性月經,撒克遜人曾稱它為「禍根」


那嚜到底是什麼讓女性淪為物種的「附屬品」、「異化性」?甚至被稱為「不健全的人」?
再反觀男人,從生物學來看,他似乎沒有女人的負擔,也沒有女人那樣般和”自己有區別”,他的性交是如此平穩,就如書中所道”男人得到無限優惠”



以生物學的事實認識女人不應全盤否認,但西蒙不承認這些事實為女人確立一個不變的、不可避免的命運和兩性等級制度
更不能解釋女人是他者,當然,更無任何證據定論女人永遠是「從屬作用」
為此,西蒙定了一個結論:人的物種卻永遠在變化之中,永遠是形成的


其實直接觀看原書中所接收的資訊及推斷更加確切,不過我們必須反問,生物學無法解釋女人在人類歷史上被壓迫,人們為何如此宣稱男人主動、擁有主觀性並與自己相致的人?
存在主義家梅洛 龐蒂這句話,我認為包含了某些意義
她說: 「男人不是自然物種,他是個歷史觀念。」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