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二.歷史 2-7從中世紀到18世紀的法國女人】

基督教的觀念對女人處境也不小的作用,它們認為妻子要完全服從丈夫,並在某程度上的反女人。舊約聖經上「因為,男人不屬於女人,但女人卻屬於男人;沒有一個男人是為女人創造的,但創造女人卻是為了男人」。古羅馬時期神學教士特土良曾說:「女人啊,妳是魔鬼的大門,妳把連魔鬼也不敢直接攻擊的人引入歧途,上帝之子不得不死是妳的罪過……」,古希臘教父說:「在一切野獸中,沒有一種像女人那樣害人」,羅馬時期的聖‧托馬斯更稱女人僅是偶然的、不完整的人,並認為女人在男人支配下生活是命中註定、不可改變的。在書中舉出,東羅馬查士丁尼法典雖然明白尊重妻子、母親的女人,但還是認為這些腳色必須從屬。

女人被封閉家庭帝國,以致未有任何法律和能力。中古時期日耳曼人的族哩,家庭是獨立的社會,婚姻是一夫一妻,雖從屬男人,但卻受到尊重,也可隨丈夫出征,如西蒙所言「女人的劣等性是身體柔弱而不是心理弱點造成的」。

前章(西蒙)所說,法國婦女的處境很「典型」,「封建主義在主權與財產之間,在公權、私權與強權之間引起威權上的混亂,這是該制度下女人的地位上升和下降交替出現的原因」。在封建時期,領地、采邑屬於領主,女人也屬於領主,而丈夫有權保護領主財產,也代表「保護」她,爾後,王權興起,封建制度瓦解,領主不再有任何權威(決定權、監護權、使用權),也不存在不平等的兩性理由,書中提到,法國的未婚女子和寡婦與男人同樣的保有一切權力(戰鬥、審判、指揮權)。

但封建瓦解並未帶給已婚女人影響,她仍然從屬男人,和生物學篇章高級型態說法相同,西蒙指出,最徹底結合於社會的女人,所擁有的特權反而最少。這明顯和那些未婚女人、寡婦相成對比。丈夫越富有,在社會上越有權勢,妻子也就越依附,反之,貧困卻成為一種共同互惠關係。

共同貧困讓女人成為男人的伴侶,西蒙也認為農奴制度也是因素之一。農奴和妻子一無所有,也無任何主宰妻子的理由,漸之,他們為共同利益奮鬥,妻子自然扮演伴侶腳色。女人在勞動中取得自主權,對經濟和社會是必要的。當女人被社會習俗束縛後,在法律上不具資格,未婚屬於父親,結了婚卻成了丈夫財產,男人把她關在家庭帝國,她所做、創造的每一件事都不屬於她自己,而是這個家庭、男人(丈夫),她成了僅僅是一個僕人。

中世紀至15世紀,有關女人的爭論,教士的反女權或抨擊反女權的學者都好,西蒙則認為這些爭論只是純爭論。「沒有人想要讓女人成為有別於目前的社會角度,這是一個教會對婚姻的曖昧態度所引起的男性問題」;「故這場﹝爭論﹞是一個反映社會態度而不是改變社會態度的次要現象」。

17世紀有閒女人致力文、藝成就,在當時下屬文化發展的”沙龍”扮演極重腳色,故女人可能有某限度的自由。

雖然女人在中世紀至18世紀尚未完全立足社會,一方面又承受反女權攻擊和藐視,可依然有人挺身捍衛女人,17世紀,法國喜劇家莫里哀盼望多給女人自由和尊重,同時期,女權主義者普蘭‧德啦‧巴雷認為:「男人利用優越的體和去支持他們的性別……她們從未有過公正的機遇──既沒有自由,也沒有受過教育。」…..18世紀啟蒙家愛維修、伏爾泰都對女人有一番相挺,另外梅西埃則提出女性勞動問題,孔多塞認為女人如在教育、政治方面立足,則將會和男人平等。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