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二.歷史 2-4遊牧民族中的女人】

遊牧民族中,個個都為生存而南北奔波,但是什麼優勢讓男人可以支配女人?
讓女人無法像男人般去創造?

西蒙將這問題歸結於生育,她認為生殖是一個可怕障礙,因為多次懷孕將耗費女人體力和時間,以致成為一種束縛,迫使女人不得不服從生物學的命運
女人已為物種的犧牲品。這是想要也好,不想要也罷,如上幾章所述,社會已是唯一的仲裁者,人們努力的把女人劃在”母親”區位(當然,現代女性選擇不生育居多),因此她們找不到任何為生命生存的理由
她們的目標和創造被物種綁住了,就這樣一直一直不變得延續下來

而對男人來說,他們超越本性去行動,他們主動並發揮其男性力量,他們找到確切目標,開闢道路,維持尋體生計,他們不是犧牲品,他們不必致力於物種,所以他們勇於創造和挑戰,並從結果之中得到他同自己本身的地位和動力,並且一再超越自己,超越生命。

西蒙於書中下了一個定論:男人高於動物之處不在於給予生命,而在於用生命來冒險。這邊西蒙很巧妙地運用此話來反論:「她認為人類就是沒有把這優越感賦予給分娩的那麼性別

但是想想,女人不正也活在男人所創造的世界,因此,女人的地位權力又是?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