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二.歷史 2-6父權時代與古代社會】

恩格斯以「女人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失敗」闡述權力轉變因素,即為私有制的建立,從唯物主義推論,財產成為男性的擁有,這種為他所有的存在,讓男人不願與女人共享,漸其之,社會開始以父權為時代。父權時代一大特徵,便是孩子不再屬於母親,更進一步西蒙認為:女人和她所屬的群體徹底斷絕聯繫,被迫於加入丈夫群體,就像是家畜和奴隸般被販賣,女人一無所有,視為男人的財產一部分,正因如此,一夫多妻即為一種普遍制度,而丈夫、父親有權左右她。

在貞潔觀念,母系社會的要求並不嚴格,反而是在成為男人附屬品(財產)時被他要求──它必須保持完整。但是早在古代社會,女人也並非完全處於最底層,不過書中所舉的例皆是古西方社會。

男人的獨立和財產使他創造一切,恩格斯認為廢家庭制度(私有財產)就可以解放婦女(同資本主義瓦解),的確,世襲私有制的家庭即制定道德、壓迫女人(可詳見第三章歷史唯物主義的婦女觀),在法律上則盡可能剝奪女人。

西蒙曾說:「…..女性的劣等性得到了維護,提供男人為自己的生存正當進行辯解的驚人範例…..但她們作為一個性別絕無和男人平等的權利;男人傲慢地宣稱”這個性別是愚蠢的、軟弱的”」、「嫁妝制度(可以隨意離婚再婚)…..只是以消極方式獲得了行動的自主權,因為她沒有得到具體運用這種權力的手段」

總歸而言,女人在古代社會中或許是有那麼一絲地位,但卻是虛假的、抽象的,她仍然被束縛於男人、社會之中。如末章所言「她誠然是自由的──卻沒有結果」。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