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三.神話 3-9夢想、恐懼與偶像崇拜】

早在父權社會,女人就被視為他者。這一章說的是夢想、恐懼與偶像崇拜,書中也舉了非常多的例子。

西蒙認為任何男人都不願做為女人,但卻需要女人的存在。「感謝上帝創造了女人」、「大自然是仁慈的,因為它把女人賜予了男人」男人非常傲慢的宣稱,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是一個必然的事實,是一個權利。反觀女人,並未視自己為一個主題,她必須透過男人的夢想去夢想,女人只扮演次要角色。

埃斯庫羅斯、亞里斯多德、希波克拉底都宣稱,真正有創造力的是男性的本源,征服彷彿是男性唯一和絕對的事情,而對於女人,似乎給予了一個烙印───成為男人的所有。

法國醫生勞倫斯就提出一個有爭議性的問題:「非常有理性和判斷力的我們稱之為男人的這種靈性的動物,怎麼會被女人那個讓體液玷污的、可恥的未於軀體最下部的、汙穢不堪的陰部所吸引?」

除此之外,母親常被固定於家庭,固定於社會習俗,她在經濟上是附屬於丈夫的,書中特別指出「賢妻」視男人最珍貴的財產,「她十分徹底地屬於他」、「她的美麗、魅力、智力和典雅,都是她丈夫財富的明顯外在標誌」───他「造就」她,任他加工、任他塑造。女人註定成為旁觀者角色,但是當男人成功奴役了女人,占有力也將會消失,她被降到僕人位置,而再也不是未被征服的獵物。

其實這章中末舉了些神話的例子,實在無法一一詳述,也只能挑重點提示,但總歸而言,此章所要描述的,大概就是男人用思想造就了女人。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