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四.女性形成 5-12小孩】

西蒙有句名言:「女人並不是生就的」,而寧可說這是逐漸形成的。

即便女性是因而形成的,但沒有任何一種命運條件可以決定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女孩從小被灌輸成為被動的,富有的母性,撒嬌的女性特質,彷彿是女孩醫生下來的「使命」,而這種使命的特質和價值卻必須由男人所投射來的確定和衡量。女孩在小的時候,只要玩布娃娃,變得愛撒嬌,擺出可憐楚楚的模樣,就會受到大人的疼愛和讚許,然而男孩就必須像個男子漢,不輕易掉淚,不需要鏡子照自己,才會得到大人們的肯定,而這個「男子漢」氣概則由大人灌輸他所在的「自豪感」───陰莖;以便提升他的自我價值。

「他以後會讓他的性器官成為他的超越性和他引以自豪的主權化身」。小女孩就不同,她的母親並沒有讓她覺得陰道值得讓人注意的地方,就像一個沒有性器官的人,如同禁忌,反而成為一種劣等性。小女孩開始對陰莖感到興趣,這並非精神分析學所說的全然的嫉妒,而單純只是一種表面上的。

小男孩對陰莖看成「第二自我」,是一種自主,權力和主觀的態度,勃起和射精成為衡量自我的挑戰。

在男女孩教養方面,男孩子從小就被教導出具有冒險、積極、侵略。大人尊重他的男性意識,相反的,女孩子就被放置在一個被保護、順從的女性世界,大人認為能夠培養出一個有女性氣質的女孩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而女孩子不斷的朝向它而行,似乎成為女性氣質是理所當然的明智之舉。如果女孩子的行為像個男孩子,放棄女性氣質,和男孩子競爭,有主觀性,就會受到批評與非難。

女孩似乎她的任務就是抓住男人的心,從童話故事可看出,它們要求的是美貌,只有美麗才能得到男人的幸福和愛情,所以間接承認自己是一個女人,這使得她變得不健全。

「對一個認為自己是一個自主的,超越的的主體的人來說,發現自身的劣等性原來是固有的先天本質」這句話的意思是,當小女孩明白自己要做為一個女人是什麼時,卻處處受到男性世界的壓迫和支配,可是女孩子如果不反抗此服從,就等同於她接受了被動的角色,對於女孩子來說,日後做為母親會改變她的人生命運,對男孩子而言,他似乎不開心將來要成為一個丈夫或父親。

月經的來臨對女性宅說是恐懼和不安的,意味著她們的社會地位下降,失去了自尊。對於性活動卻是隱藏的,相較男人,他高興自己的男性地位,喜歡在公眾場合炫耀自己具有攻擊、貪婪的性慾望,因為這可投射出他是有「超越性」的主觀。

也許,有些女性無法接受她是具備著女性氣質的女人,而她是一位沒有陰莖的劣等性,這是否意味著在她的道路上注定是受傷的?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