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四.女性形成 5-13少女】

少女在進入青春時期,就會遭遇到許多的自信挫折,不論是女性氣質,或是非女性氣質,似乎都須仰賴男性,這個世界和社會彷彿告知了她們樸從最高利益。而這個僕從間接表明了找一個「男人」、「保護人」、「丈夫」對她是一個很重要的功課。她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溫順地接受男人的支配。

西蒙以為,這種天命態度,非來自先天劣等性,反之,這種劣等性導致她的缺陷。要與男人同等競爭,幾乎不是她們的範疇之一,在她的世界裡,一成不變,才是最關鍵的,「她不敢進取,反抗和發明,她注定是溫順的、聽從的。」

西蒙此章舉例甚多,其中一則令人印象深刻,一位女性認知到暴力是男性佔上風,她的自信心開始消失,不在變得像自己應有的樣子,於是她開始轉向女性氣質,表現被動及依附性的。

進入青春期的少女,背負著她的女性氣質,及女性功能的義務,扼殺了她自然的本質,壓抑了她的本性,導致如西蒙所言:少女成了懶惰和平庸,對自己的虛弱深信不疑。

書中提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以此寫下:「她並不是因為認識到自己的劣等性才把自己交給男人,而是因為她把自己這樣交給了男人,她才接受了她是劣等的這個觀念,才建立了關於這種劣等性的真理。」這是否呼應西蒙認為女性是後天形成的觀點呢?

再者,青春期少女,母親要她們不要再把男孩當成夥伴對待,避免主動性,而要扮演被動角色。這句話其實至今一直深耕在我們的文化裡,男人追求女人是正常的,女人被視為一種榮譽,反之,女人追求男人則被部分認為是淫蕩、不可思議的,不被正常,不被允許的,不被認可的,以現在話語,就叫做「倒追」,這個刻板印象的形容詞。

年輕男孩透過獨立和自由,顯示自我價值,社會地位,男性威望,女性則被困在女性氣質,是軟弱,,溫順,只要女人展現她們的自主性,都被認為是削弱女性氣質。

最後,西蒙指出,女性一旦踏入婚姻,便很容易放棄她的職業她的計畫和她的夢想,涉及到自己利益少的可憐,我認為如同青春期少女一般,當她發現與他不同時,她的自主性將改為被動,「母親」將教導她如何顯示應有的女性氣質,以及女性的功能,而這也是社會賦予她們的。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