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政治/米特利

CH2.性政治理論

性政治的政治,其實並非論述日常生活我們所想的議會、政黨的概念,此政治意即支配的權力結構,也就是統治的體制。「性別領域者的支配從屬關係」

「文明本身都是男人一手製造的」~艾略特

性政治理論分為八章一一論述,第一章意識形態方面,其實可以從我們所謂的男女刻板印象切入,「男子的性格是積極進取、智慧、力量….女子的性格是順從、無知、無能….」

二節,生物學方面,其所下的定義大同於西蒙波娃<<第二性>>所言,男性的優越並非因生理方面的卓越,而是一種價值體系,即非生物之認可,將所有創造和文明歸功於陰莖,本書作者米特利嚇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註解「兩性間的許多差異,實際上是文化性的,而不是生物性的」,兩性別具有文化結構,反之,性是生物性的,性別是心理性的,正如書中所言「性別角色是後天力量定的,與外生殖器的解剖學和生理學無關」(莫尼、漢森夫婦觀點)

第三節社會學方面,以家庭為父權制的基本要素來論述,說明了家庭、社會、國家是相互的父權制。女性經常被排除在繼承和血緣關係,消滅了擁有財產權的絕對條件,文化上並不給女性一定的權威,論道,父權制是所有社會中一種最根本的形式

四節,階級。文中舉例,一個中下層的白人在種族制度下,其地位可能勝於上層階級的黑人,反之,一個男子氣概的男人,也有可能勝於一個富裕、受教育的婦女。作為女人,如同附屬階層,不可能成為一個和男性擁有利益及好處的社會地位

五節,論經濟和教育方面。首節開頭破題「父權制政體最有效的,為其對女性施加經濟控制」,而工人階級的婦女工作被視為一種「需求」,而非只是一種生產力。教育方面,婦女始終在於劣等文化中,是為了配合婚姻而走入研習

六,強權。用書中一句話概括「大多數父權制社會皆透過其法律體系使強權制度化」

七節,神話與宗教。我記得<<第二性>>時有記載「婦女….她在本質上是劣等的」,正因為其劣等地位,在神話或者文化上,女性的觀念和思想也都由男性所主導和塑造,這裡有談到,把女性月經視為被詛咒的,女性生殖器解釋為傷口,生殖器也被男人認為是嫌惡的,以及佛洛伊德的「閹割」情節。相較於男性被視為權力、生產及優越的象徵,永遠是一種武器,而男人只要稍微有女性特質,就被視為變態。對於女人同於性,就會是毀滅男人,男人同於性,就會是繁殖力

八,心理學論述,父權制的堅固來自它的普遍性和長久性,似乎一切都是一種平凡的作息。婦女被列為少數群體,沃斯是如此定義:少數群體是指用其身體或文化特徵,而被與其生活其間的社會中的其他群體區別開來,並且受到不同和不公的待遇之一群人。弔詭的是,婦女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到歧視的,女性的低劣,使她們都信以為真。她們充其量是邊緣公民,但米特利說,當某權力受到質疑時,它(父權制)就應該有所改變。

CH3.性革命

性革命的目的是廢除男性優越的傳統社會父權制,而該如何解釋是取自於思想方面,而非制度層面,但要達到此根本的變革並非易事。古今歷史家對於性革命認為是一種愚行,微不足道的一種表現。以婚姻來說,用以「公民死亡」、「法律上已經死亡」說明表示女性走入婚姻及代表喪失一切人權,因為她不能有自由財產,不能支配自己,不允許選擇住所,丈夫即是他們依附的對象,她是丈夫「合法的財產」,她是丈夫「擁有者」,甚至在以前英國,妻子會因拒絕回家而被送進監獄

聖保羅認為女孩必須順從丈夫,法律也規定,妻子視丈夫為一體。1867年,一位紐約參議員認為給予女性公民權和人權,會使她們失去「女性特質」

我認為,性革命的首步是要從婦女受教育權著手,但是男人卻害怕女子有了受教選擇權後會拒絕婚姻,拒絕取悅男人。書中舉例,英國詩人丁尼生在他的詩裡寫道「…..男人發號施令,女人惟命是聽,若非如此,一切都將陷入混亂」、「男人是獵手,女人是獵物…..她們為此愛戀我們,也因此我們將她們征服」

維多利亞時代的人試圖美化對婦女束縛的傳統。書中說明一個觀念,作者認為婦女運動如焦點在選舉議題上,是不足深度去挑戰父權的,是未能夠足夠去打破其制約的地位、角色。「無論變革與否,父權制依然如故」

CH4.反革命1

文中第一段指出,性革命第一階段的結束是來自於改良的父權制,總的來說,我想此意即性革命如是要結束,應是來自於父權制的終結,但是第一階段的結束並非是革命終結,而是父權制的改良

納粹德國上任後,給予女性定位在做好母親的角色,完全排除女性在公職和生活之外,如納粹內務部長所言:「母親應該徹底獻身於孩子和家庭,妻子應該獻身於丈夫」。這種傳種母馬理論,顯現於納粹德國的方針,似女性生來就是為了完全地做好母職,自始自終最高的目標就是做母親和妻子

蘇聯來看,雖然共產革命後帶給女性一點曙光,列寧立法給予女性經濟自主、性自主、社會自主等公民身分,但這等革命實驗卻失敗了,蘇聯在30年代起開始效仿西方改良的父權制,開始宣傳傳統家庭。1943年取消男女同校,1944年廢除人工流產法律,非婚生子受到嚴厲指責(而非婚生子的父親卻不必負責任)。作者所言「這個國家的戰爭準備工作就是營造一個與傳統父權制幾乎毫無區別的軍國主義和專制主義」。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