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三.神話 3-11神話與現實】

在神話這章,西蒙認為不管是內在或內在的制訂事實,即沒有定任何目標,或不許成功,就如同這個制度將陷入過去,內在性,便是西蒙所說的父叔制派給女人的命運。但這不是一種天命,不是像奴隸一般的天命,西蒙如是認為。但在奧古斯特‧孔德,可以看ˇ出神化的相對發展「把女人與利他主義相提並論」,這是保障男人的權利,強迫女人的服從命。

西蒙指出,沒有必要把神話和承認意義混為一談「意義在客體是內在……而神話是一種超越的理念,完全不為精神所認識」

對於男人與女人的物種,女性似乎更比男人更受奴性,更於動物性特徵,西蒙認為,她也屬於人類王國,她的特徵是透過生存而表現出來的「把她比做自然完全出於偏見」。

沒有一種神話比女性的「神秘」更堅固樹立在男性的心目中,他者永都是神祕的,根據書中所說,顯然地,男人以他們的觀點建構這個世界,作為絕對確立,也由與女人對男人是神祕的,所以她才被認為是神祕的───在本質上。

神秘並非沉默即不存在的象徵,而是一種斷續的,朦朧的存在,猶如神話中的女人一般。

而女人對於這種神祕感感到為難並非全然是這個神秘「真實性」,太含糊了,「而是這個領域根本就沒有真實性」她無法讓自己成為一種人,即使她們可能已成為了一什麼人,但卻又提出不知自己可能成為什麼樣的人,以及是什麼人的問題。「女人處在世界的邊緣,不可能通過世界對自己加以客觀地確定,她的神秘性所隱藏的只不過是空虛」西蒙說。

西蒙認為女人神話是一種奢侈品,只有在男人所需東西不再趕到迫切時,女人神話才會出現。事實上把女人當作他者,似乎意味著如果要做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她就必須成為他者。男人即使願意與女人擁有平等地位的人類,仍然讓她是為他者,毫無疑問的,西蒙說,讓女人承認她們是自主的人,又承認她們的命運,在今天是十分困難的。

只在男人毫無保留的接受女人的自主性,女人才能在那種處境中生活,如書中所提:「……而男人,儘管至今是可憎的,將會讓她獲得自由」。反思來說,女人成為自主性,必須靠著男人的接受及承認,女人才能真正成為一個擁有不神秘,一個客觀獨立個體的一個人嗎?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