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找到我,憂鬱

「的確,梵谷碰到許多麻煩,但許多人並沒有抓到重點,只記得他是「那個把自己的耳朵割下來悲慘瘋子」。在數百封流傳下來寫給弟弟提奧的感人信封中,我們看到的不是個憂鬱的瘋子,而是個優秀又敏感的藝術家,竭盡全力勇敢地活在一個總是拒絕他的世界。」

───《最有力的英文/貝塔語言出版》

2009年初,我的病況出現徵兆,開始怨恨人類,痛恨身邊的人,不想見到任何人,有了新伴侶,適應期間,和伴侶關係非常的差,在家庭方面,相繼和父親、母親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及家庭革命。這三者關係,影響了我的內在,再加上我本身就是一個很敏感,很會壓抑的小孩,不敢告訴任何人,也沒有告訴任何朋友,我不斷的壓抑它,告訴自己會好起來,告訴自己時間久了,一切都會好轉。

2009年中旬,事情依然沒有好轉,反而變的更差,我毅然決然離家,這一離家,事情變得更糟糕,父母親不諒解,反譏我的話語不斷出現,與伴侶關係也越來越差,與伴侶父母親的關係也交惡,開始不上學,開始翹課,開始不想見人,一刻也待不住,原本感興趣的事情開始沒有任何興趣和動力,專注力不足,寢食難安,食不下嚥,嚴重失眠,開始自傷,情緒低落了半年了,依然不見好轉,反而是壞的事情越來越糟糕,我繼續壓抑著,在外每天的夜晚,彷彿黑暗來襲,侵蝕著我的精神肉體,像一隻惡魔一樣,夜夜都會見到牠,我害怕夜晚來臨,我躲在廁所一小時半不敢出來,我開始觀察細微的事情,例如夜晚時,隔壁房門的室友搬出去,我透過微小的門孔觀察她,心裡害怕著,也納悶著,自傷使我感覺變得更好,相反的也使我變的更差,伴侶關係逐漸疏離,我唯一的依靠,就是我的伴侶,而伴侶的家人不能原諒我,好似我是伴侶的拖油瓶,麻煩的製造者。

某天我自傷,我包紮起來回到家拿東西,母親看見了,卻一句關心的話都沒問,老實說,我記得很清楚,她一句話都沒說,我就這樣默默地離開家裡,離開這個既陌生又親密的原生家庭。這個情緒壓力,我持續壓抑著,從初期到2009年中旬,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任何人我的事情,除了我的伴侶,我習慣壓著它,以為它能夠不出聲,不有動作,不有反射,我就能夠駕馭它。一個月過去了,我第一次回到學校,同學譏笑我:妳以為現在才開學?

我不以為然,因為如何控制我的情緒壓力來的比這個更重要,我聳聳肩,微微笑,但一旦去了學校,我就發覺一切都已經不對勁了,我開始坐立難安,想回家,不想見人,專注力不足,無法記住老師的話,我不想抄筆記,不想聽到和聲音,最重要的,我對於眼前的事情、事物已經不再感興趣了。我是以榜首之姿進入我最愛的第一志願科系,現今,一切都變的不那麼重要了,那也是我最後幾次進入學校,從被送進精神科後,我就命中注定要離開學校了。

在憂鬱期間,我的體重突然的暴瘦,我躺在床上18小時,也不覺得無聊,我開始思考一些別人不思考的事情,我會如何好?我會如何死?吃早餐?那麼費心力的事情,人類為什麼要吃早餐?我要怎麼吃晚餐?拿筷子?要怎麼咀嚼它?還是吞下去?這期間自傷從沒有停過,自殺的念頭不斷迴盪在腦海中,我在想,伴侶因為我生病離開我了,在我最需要伴侶的時候,我可以在伴侶的七層樓頂跳下去嗎?亦或者拿著童軍繩在家裡上吊?還是自傷到血流不止?我不斷想這些事情,您能想像嗎?憂鬱像個大惡魔,每晚都是我的災難日,每天一早都是我災難的開始,我情緒低落,無法提起精神,我甚至想著,為什麼別人不會生病,為什麼生病的人是我?我無法想像自己從最高的巔峰,墮落下憂鬱的地獄。慢慢的,憂鬱的風暴,擴展開來,我開始歇斯底里,我開始做些危險動作,我開始不吃藥,並多次進入急診室。

我的主治醫生,建議我住院,確實,我短期住院兩次,但多次進出急診已經可以說快到了百次,有時候是直接看診時,被帶入急診。我吃過無數的抗憂鬱藥、精神安定劑,承擔無數的副作用,我的主治醫生幫我換過好多種藥,我們不斷嘗試各種的藥效,一有意外狀況就換藥。我的診斷證明書寫著:「重度憂鬱症,宜需治療。」。您說憂鬱帶給我什麼?我可以直接的告訴您:沒有。

憂鬱帶走我的生活、課業、事業和人際關係,但憂鬱來的時候沒有帶給我一個正當的理由───我為什麼生病?

我從沒有在憂鬱中學習到生活的美、善,人生的平安和喜樂,但現今,我讀到一則話語,一位憂鬱症朋友寫的:如果我沒有得到憂鬱症,我就不會知道我的人生是為自己而活。是的,現在我的病況依然不穩定,但比起以前,好多了,我花了10年時間,去治療它,去認識它,去愛我自己,去療癒我的內在。我現在與憂鬱共處,當然,其中,我又多了幻聽,我會另開文章撰寫,這邊不贅述了。

因為我有憂鬱症,我更能認識我自己,在情緒低落時,我知道如何處理它,至少我告訴我自己,比起其他每天順利、快樂的朋友們,在這方面我是專家!因為我有憂鬱症,我知道如何愛自己,比起每天批評自己的人,我更懂得如何愛回我自己,走在內心的最深處,看看它,我的傷口,破碎的心,並且療癒它,告訴自己我有多愛我自己,回頭,扶持受傷的小孩,就是我。因為我有憂鬱症,我知道每天活著都是一個奇蹟,我把期望歸降為零,每天的每一件事情的發生,對我來說都是奇蹟。因為我有憂鬱症,我更懂得如何擁有同理及理解心,我更明白如何做人處事,我懂我很敏感,我害怕人,但我可以去面對它如何面對憂鬱,並且如那位憂鬱症朋友所說,如果不是有憂鬱症,我不知道人生可以為自己而活。憂鬱症的人,我們不是神經病,我們不是都會去自殺,看精神科一點也不可恥,拒絕尋求專家協助,歧視我們的人才是可恥的人。因為憂鬱症,我被很多人歧視過,但我走過來了,我發現我越來越強壯,對於那些歧視我的人,我越來越有免疫力。比起那些活的快樂、順利的人,我們更懂得如何享受我們的生命道路以及作人的真諦。

我們不是瘋子,我們只是一個被拒絕在這世界上的黑夜,在白晝,努力的活出生命的歷程。

請接受我熱情的擁抱吧!

2019/05/14 小晴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各縣市生命線服務電話

http://www.life1995.org.tw/content.asp?id=6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