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受傷的世界

「我割手了,對不起,可以幫我嗎?」

我覺得有三點是自傷者如果想停止自傷的行為,必要的條件。

第一是家庭關係,如果家庭是和諧的,並能夠以同理心和理解力來諒解我們自傷者的困境和難處,家庭多一份關懷,我們就必須控制好自己的憂鬱想法,停止那些無意義的認為父母親、手足都只是為了他們自己好的認知。當然我也呼籲家庭的每個成員重視自傷者的行為,像是我的家庭,永遠都是用兩種態度對待我自傷行為,不是用反激將法,就是冷漠無視態度,前者容易造成物極必反,認為家庭根本沒有理解您,後者對於您的自傷行為只會更加重繼續,因為您得不到任何關心和關注,您只會繼續陷下去,如同我一樣。

身為自傷者的家庭的關懷真的比任何人都還要重要,您可以默默為他/她包紮傷口,詢問您的傷口痛嗎?需要帶您看醫生嗎?再來問自傷者最近發生什麼事情,而有什麼想法通過在當自傷者想要傷害自己的時候,盡量避免以正面衝突,或者直接了當地回答”你/妳現在有什麼問題”這類直接而刺耳的問題,旁側敲擊,適時噓寒問暖,不一定要等到自傷者自傷時才伸出援手,當發現自己的孩子或者父母是自傷者時,就應該有準備隨時隨地的關心、理解。或許部分家長會面臨到自傷者的攻擊性強,我所謂的攻擊性是對待父母方式的不友善,溝通、態度方面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千萬不要感到不耐煩或失去耐性,也千萬不要放棄。就如同對待憂鬱症患者而言,我知道照顧憂鬱者很辛苦,但也正因為家人的不放棄,憂鬱症患者才能夠快速地遠離憂鬱,不是嗎?適時讓自傷者體會到原來我還有後盾,不管我遭遇什麼重大的傷痛或者憂鬱,原來我情緒低落想傷害自己,我還會想到有一個家人會聽我說說話。陪伴,比任何效果都還重要,如我說的千萬不要失去耐心,如果自傷者持續傷害自己,試著求援專業人士,但陪伴、傾聽和理解對於自傷者都非常重要,這可能讓他/她們在自傷時,想到的是有個避風港,或許換個方式可以更好,適時建立起最基本的溝通和關心、陪伴,我想對自傷者都會感受到,也請千萬不要把您的不耐煩出氣在自傷者身上,告誡他/她們,”你/妳怎麼都說不聽”、”你/妳的行為偏差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做?”、”我到底要怎樣幫你/妳才會滿意?”、”如果下次再這樣我就不理你/妳了”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

第二,同儕關係,像我是沒有知心朋友,所以很少人知道我有自傷行為,但是如果同儕之間得知您身邊的好友有自傷行為,務必,請伸出您的雙手,給予溫暖的擁抱和理解,告知自傷者,您能理解他/她的行為,但是有時候如果您願意告知我來代替自傷,我會很樂意的協助您,很願意的傾聽您,陪伴您。有時候同儕間的力量會來的比家庭手足來的大,但如果是那種看到您自傷就說您笨,說您不會為別人想,如同我說的反激將法,那種同儕其實避免去跟她/她們更深入的多交流,也就是說,其實有些人看起來說會挺您,但事實上遇到真正問題時卻是不知如何解決,但也不能全怪罪於朋友們,畢竟他/她們不是專業的醫師或心理師。

第三點很重要,我認為是自己的努力,對於自傷的小孩,我們要的是紓解當下排山倒海的情緒漩渦,不管是憂鬱、痛苦或者無助,不要給自己太多自傷的理由和辯護,以我經驗來說,以前我常自傷,遇到一點不如意或者生氣、憂鬱和痛苦事情,我就會開始傷害自己,連傷口還未復原時,我依然一刀一刀劃下去。但現在我的自傷頻率減少了,不是因為我憂鬱減少了,不是因為我痛苦減少了,是因為我給自己一個理由:如果自傷能讓妳快樂,何不寫寫”假的”自傷日記,讓自己滿足沉醉在幻想的自傷當中?亦或者,不給自傷多個理由,我今天自傷,只求短暫的痛苦解脫,這是一個好理由,但是這個邏輯是不是可能是錯誤的?我是否應該是學會”愛”自己,沒有任何理由,不需要他人的認證,就可以以愛回自己,正視自己的痛苦來彌補解決短暫的痛苦?我知道很難,愛別人有很多理由,愛自己一個理由都找不到,華人世界太講求做人謙虛,對自己批評的一無是處、體無完膚,但對他人的讚美卻要死要活得。

愛自己何必謙虛?美國前第一夫人曾說:「沒有你/妳的同意,誰能令你/妳自卑?」,告訴自己,解決短暫痛苦可以,不是單只有自傷而已,我可以大膽地告訴自己,今天我雖然過得不好,但我離好的時候又更進一步了,我可以大膽地告訴自己,我今天不開心,很痛苦,但,沒有我的同意,誰能讓我痛苦?告訴自己,選擇自傷只是一個辯解,我可以驕傲的對自己說,我選擇不自傷也可以解決當下痛苦,給自己建立起愛自己、保護自己的機制,把它養成習慣,當作一棵樹苗在餵養它、滋潤它。這就是目前我所做的事情。我自傷次數以比往前減少許多,因為我開始揶揄自己:”喔,刀子鏽了,割起來超無趣”、”流血又怎樣,洗完澡後還不是沒了,有跟沒有都一樣,放棄吧”、像我有時候是為了吸引他人注意而傷害自己,我會告訴我自己,”反正大家看到也不會說什麼,有何意義,睡覺去!追劇去!”,當我哭泣時,我會看著鏡子對自己說:”我知道妳很想傷害自己,但不妨趕快準備相機而不是刀子,紀念這一刻妳在哭泣的樣子,等妳哭泣完後,回頭再看看這些相片,會發現揶揄自己好醜或者自己好惹人憐”,當我忍不住要自傷時,我會凝視著我的美工刀,認真看著上面沾滿血跡,然後告訴自己,這些都是我的淚水和無聲的控訴,沒有人知道沒關係,我還有自己,至少我知道,至少我知道我比那些活得順利的人更了解人生,更了解如何愛自己,這時候我就會放下美工刀去寫發洩情緒的日記。

試著控制自己想法,比控制情緒來的重要,有時候自傷者需要的不是聰明,是「智慧」,如同與其正向的思考,不如「正確的思考」。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各縣市生命線服務電話

http://www.life1995.org.tw/content.asp?id=6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