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痛是故事,身體是歷史

我的人生,是由一層一層累積堆疊而成的故事,是一則憂鬱的、焦慮的、帶有幻聽色彩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如何從重度憂鬱症走過來,我也不知道我何時會好,甚至不敢去想像我好的「樣子」,我經歷過大風大雨,無數傷害我的人事物,現在即便依然仍在服藥,醫生認定為觀察期。但說真的,我比以前重度時,還要更好了!

我開始找工作,即便精障者處處碰壁,我也受過歧視、看不起和瞧不起我的人。我只是想說,我仍然會活得很精采,就算夜晚的哭泣,堆疊的故事景象不斷一一出現腦海中,我還是我,我依然是我,還是會愛那一個如實又真誠的我。

我的身體是一個歷史,每一個故事都有一段歷史,無數的傷疤,證明我自傷的多次,滲血、流血,只要是紅色的,都從我的一刀又一刀劃痕出現,自傷讓我心情變得更好,不,或者來說,是物極必反,它使我忘卻了現在的痛苦,拉拔了我走出幽谷。

當我自傷時,我不是主觀者,我更像一個旁觀者,看著血慢慢流出,看著美工刀,無數的來來回回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傷口,我心想唯一的想法是:喔,就這樣。

不帶任何感情,相對地捲起憂鬱風暴,自傷完後我躺在床上,開始大哭、啜泣,任憑血流成乾,心理忿忿不平,大喊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

我的傷痛不斷地不斷地造就了我的人生故事,而我的身體疤痕,卻是一篇歷史。

2019/09/11

Facebook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